宁波

警报拉响!工薪族房奴负债飙升 85%借钱为加杠杆买房

2018年01月23日来源:地产情报其他资讯责任编辑:nbadmin

来源:真话财经(zhenhuacaijing)综合整理

爱存钱、怕欠债、谨慎消费,这是老一辈中国人的理财观念。

这几年,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国人比从前更愿意消费了,但现实是,很多“有钱人”不敢消费。

查询国家统计局数据发现,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一直没有放缓,但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下降严重。


另外,人民日报海外版刊文称:中国家庭债务率已接近美国水平要高度警惕。

一起来先看看这两位白领怎么说。

家住北京市昌平区天通苑的许先生:

“快要发年终奖了,还真有些激动呢。可一想到还有不少贷款要还,又乐不起来了。”

“年终奖能拿到相当于平时三四个月的工资,是笔大钱。但需要还的账也不少,去年出国游用了贷款,今年想换新手机也要走点贷款,当然占大头的是房贷。所谓快乐并不快乐着吧。”

在广州市花都区定居的柯女士和丈夫:

“2010年,我们在花都区买了一套110平方米的房子,加上20万元装修费,总价不到90万元。当时申请了15年期限的银行贷款,现在每月还款3000元左右。”

其实,现在购房贷款已经成为普遍现象,房贷导致家庭负债持续攀升。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陈彦斌指出,上一轮房价上涨,一方面源于部分家庭加杠杆购房的投机性行为,另一方面源于一些年轻家庭在“再不买就买不起”担忧下提前集中入市。

大量投机性行为,加上年轻家庭因为提前购房不得不增加借贷规模的做法,导致中国家庭部门债务规模迅猛扩张。

研究表明,中国家庭在金融机构的负债以消费性贷款为主,约占居民负债的2/3,大约是经营性贷款的2倍。

其中,在消费性贷款中,以住房贷款为主的中长期贷款占八成左右,但从增量看,短期消费贷款增长速度较快,高于中长期贷款。

2017年11月,中国社科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发布的《三季度中国去杠杆进程报告》指出,居民部门杠杆率依然延续上升趋势。

从2017年二季度的47.4%上升到三季度的48.6%,上升了1.3个百分点,2017年前三个季度上升了3.8个百分点。居民部门在全部实体经济中的债务占比加大,杠杆率上升速度较快。


如果把时间拉长,1996年,中国居民杠杆率只有3%,2008年也仅为18%,但自2008年开始呈现迅速增长态势,短短六年间翻了一倍。

其实,中国家庭债务率只是统计了家庭部门从金融机构获取的信贷总额,而中国家庭还有不少包括向亲戚朋友借钱在内的民间借贷,存在大规模隐性债务。

家庭债务率较大幅度增长主要在2008年以后与另一个现象高度契合,即房地产火爆。

以下是工薪家庭信贷需求结构图。


从图中可以看出,工薪家庭平均信贷需求中,房产信贷需求额占比达到了84.9%。

再看这几年金融机构个人房贷余额,从2013年开始,主要金融机构个人房贷余额逐年递增,截至2017年9月,已经达到21.1万亿元。

另外,从居民新增贷款的周期分布来看,中长期贷款比重增加。


数据显示,来自居民部门的新增贷款中,中长期贷款自2012年第三季度起一直高于短期贷款,且从2015年第三季度开始,二者差距有明显加大趋势,中长期贷款占比一度达到94.9%。

近期居民部门中长期贷款的比重虽然有所回落,但也保持在70%以上。

这些来自居民部门的负债,往往不是几个月就能还清的(多数为房贷,房贷时间较长),大多都要长达数年甚至数十年。

考虑到有不少中国居民买房还会进行民间借贷,互联网金融融资,或者向亲戚朋友借贷,包括首付贷等,因此,只考虑银行贷款可能会低估中国家庭的房贷压力,低估中国家庭债务风险。

其实金融监管体系内借贷与笼子外融资加起来的话,中国家庭负债率也许会更高。

中国家庭负债率虽有增长,但与欧美超前消费观念导致的家庭负债率相比较确实还不算太高。但最担心的是家庭负债率结构性风险。

因为中国家庭高负债率主要是住房负债形成的。而目前中国住房整个负债率风险非常之高,或可能成为金融风险的相互导火索。

房价下跌可能引爆家庭债务大幅度违约的金融风险,而家庭债务链条断裂也可能引爆整个房地产风险。

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研究员张明认为,与美国、日本等国家家庭部门杠杆率相比较,中国家庭债务总量数据并不高,但中国家庭杠杆率存在严重的分布失衡。

比如,中国家庭杠杆率高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城市,而且一二线城市家庭的杠杆率要比三四线城市家庭的杠杆率高出许多,城市家庭杠杆率偏高主要体现在中青年家庭。一些中青年在城市买房除了向银行贷款之外,通常还会向父母、亲戚、朋友借钱。

现在城市中,尤其一二线城市中被迫以各种形式举债购房的中产阶级青年人,很可能是中国家庭中杠杆率最高的群体,未来这部分人发生家庭债务风险的可能性较大。

以家庭贷款与家庭存款衡量家庭部门杠杆率为例,截至今年9月,中国已有福建、广东、浙江、上海、江苏、重庆、贵州、宁夏、江西、安徽、广西、西藏、北京、云南、新疆、甘肃等16个省市的杠杆率均超过50%,几乎接近全国省份的一半。


从微观角度来看,过高的债务让无数年轻人有钱不敢花,即便他们收入再高,在巨额债务面前也是枉然。

几年前的热播电视剧《蜗居》中,郭海萍的人生可谓是这一群体的真实写照:

每天一睁开眼,就有一串数字蹦出脑海:房贷六千,吃穿用度两千五,冉冉上幼儿园一千五,人情往来六百,交通费五百八,物业管理费三四百,手机电话费两百五,还有煤气水电费两百。

也就是说,从我苏醒的第一个呼吸起,我每天要至少进账四百,至少……这就是我活在这个城市的成本。这些数字逼得我一天都不敢懈怠,根本来不及细想未来十年。

  • 意向区域
  • 价格